老周
发布时间:2017-01-05 08:27:20 发布者:金华市外国语学校 点击浏览:5604次


810 周晟程    指导老师  侯礼学

周秋生老师曾是我们男生寝室的管理员。不过在暗地里,我们会是会叫他“老周”。

老周是一个古怪的老头。从他一直挺直的身板,可以猜测他年轻时是个经常锻炼身体的人。只是现在他常常咳嗽,让人有些担心。他的眼睛里往往布满血丝,就像得了面部帕金森综合症。他神情严肃,不苟言笑。

从来金外开始,周秋生成了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人物。有消息说他先前是个老师,还当过兵呢!老周教过书这一揣测,很快得到了证实。宿舍门口辟出几块小黑板。老周就常常拿粉笔头写上一些“通知”“注意”“失物招领”之类的话,言辞相当有文采。

可是因为他的存在,我们自由的寝室生活受到了束缚。

老周好像不用睡觉!

冬季的金外,当天空还是灰蒙蒙的,广播的声音像一只鸟儿钻进了被窝,直啄我们的耳朵的时候,大多数都一跃而起。当然也有赖着起不来的,他就在查寝时悄无声息、轻轻地把手放入他的被窝,然后……整栋寝室楼就这样苏醒过来。同学们睡眼朦胧地走向跑道,好像老周的一群鸭子。老周要大伙儿跑步,而不是慢慢吞吞地走路。

当然也有我们寝室六个“早起户”,可算是把值日全部都干好,但我们仍然出不去,也不敢出去,因为老周从五点半开始就一户一户地查,遇到一个不在床上的,不由分说便先劈头盖脸地大骂你一通,把他赶回床上,最后一张扣分单了事。谁也不想自找不痛快,只好乖乖地躺在床上,静静地等待铃声的响起。

至于晚上熄灯时,那是老周一天中收割分数最忙的时候。我们都喜欢睡前聊会天,尤其是在床上无所事事时,每到这时,老周就会在门外偷听,用手机捕捉到证据之后,就会“刷”地打开门,然后大义凛然地训上一通话,然后写个扣分单。“隔墙有耳”啊!倘若你还敢讲话,他的手电筒会死死地照着你的脸上,让你假睡不得。

综上所述,“老周”有了一个新外号“周半夜”。

这个外号一直叫到最后一次寝室长会议。

我们意外地知道他要走了。

“哎,”他长叹一声,“在金外是有些年头了,这样作苦作累,当‘黑脸’,还不是为了你们好?……”

时光流逝,又是一年初冬,万物萧条。我已进入八年级,被新来的七年级叫作“学长”,也已离开了老周的“监视”。现在听说老周也已辞职,再也不在金外了。

有时,我总感觉老周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我身边。看着他,我总觉得他承载着的,是几个时代的重量。

上一篇:父亲
下一篇:搭个鸟窝送给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