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眠
发布时间:2017-01-05 08:32:56 发布者:金华市外国语学校 点击浏览:6105次

909 沈紫菲   指导老师:邵

雨,淅沥沥地,一直下 半天才停。远处的山,近处的树,都显得格外清新亮眼。门前的那棵桃树,花儿纷纷坠落,在雨水中飘零。小微看了半天,向桃树走去。她轻轻地搂住树干,像是拥抱一个多年的好友,轻声说道:“再见了,树。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了。’’话语亲切,像是人间最温情的呢喃。 

这里是桃村。村子因着这颗长在村口的标志性桃树而得名,但马上就不是了。不知何时起,村子里越来越多的人家迁到城里去了,为了“过上更好的生活,接受更好的教育”。 于是村子里的人便越来越少,少得只剩稀稀落落的几户,都不能称之为是村子。更何况,前不久有开发商看中了这里的青山绿水,出了高价让这里仅有的村民搬迁。这样一来,已是为数不多的人家就更是所剩无几。 

但无论怎么说,这毕竟是小微度过她童年的地方,是那棵贯穿她童年的桃树生长的地方。她曾脱去鞋袜,用她的脚丫子一遍遍地亲吻桃树粗糙的枝干;她曾掩映着桃花舞蹈,雀跃得像个精灵;她曾把心愿写在纸上,折成最小的方块埋进桃树下的土壤里,仿佛明年桃树就可结出一树的希望。。。。。。幼时她和村子里的小伙伴们一同在树下嬉戏,后来坐在树的最高处看着一辆辆的汽车将伙伴们一个个接走,看汽车行驶时扬起的尘土模糊他们离去的身影。直到某一天,她在重重扬尘后看见父母熟悉又陌生的脸。她抱了抱她的树,算是完成了一个告别仪式。然后像看着离去的伙伴们一样看树的身影被扬尘吞噬。

   开发商终于“请”走桃树,所有的村民,包括那棵树。树被移走的那天,小微没能去。她坐在父母为她安排的新学校里,听笔尖发出的“沙沙”的声响,像风吹过的桃树。心里像潮涨又潮落的沙滩,湿漉漉的一片,已找不到她的树。泥土被挖了一个坑,她看着那个坑,感觉心里像那里一样被挖了一个坑。 

  后来,小微回到了家,找出一只枕头,那只枕头里塞满了赛干的桃花。她安静地抱着它,好像抱着她的树。她感觉她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,梦里是汽车扬起的尘土,是被高楼大厦划分的天空,是泥土中触目惊心的大坑。她想:这真是个噩梦。她好想快些醒来,去找她的伙伴,去抱一抱她的树,去亲一亲那一片土。

上一篇:no
下一篇:月下悄读书